我崇敬的傅维康老师——由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想起的

来源:系统管理员发稿时间:2016-10-26浏览次数:244

        由于家庭和那个年代所受教育的原因,我从小就特别崇拜为中国革命解放事业奋斗献身的革命先烈、革命前辈。我幼时酷爱阅读《星火燎原》等系列革命回忆录,曾读过傅维康老师父亲傅连暲写的回忆录小册子《在毛主席教导下》。我一九八四年从上海中医学院毕业留校任职,就知道傅维康老师波澜壮阔的家史。但真正和傅老师熟悉、熟知,还是2005年我调学校任职党委副书记开始。        

        傅老师上世纪90年代从上海中医药大学医史博物馆馆长和教授等岗位上退下来以后,随夫人和独生女定居美国洛杉矶,但国内的一些媒体,诸如文汇报、新民晚报等经常会出现傅老师写的医史医话、科普文章。每年傅老师都会因工作关系回沪多次。

      2010年,傅老师回沪,受学校党委委托,我和同事们一起张罗他从事医学史著述50周年活动。每次傅老师回沪必定约请我们聚会,欢乐的聊天、叙述奇闻趣事,而且一定坚持他埋单,那年上海是世博年,聚会是在胶州路11·15大火的第二天,且在附近。说起大火事件,傅老师痛惜不已,说起对生命的珍惜,席间对“文革“中那些漠视生命、摧残生命的痛恨溢于言表。

      当年11月,我们在上海市政协文化俱乐部,举行了热烈隆重的傅维康教授医学史著述50周年活动,活动中许多傅老师的同事、朋友闻讯赶来,祝贺的书画作品展示占据大厅一大片,那天高朋满座,而傅老师始终谦卑恭让。

      2011年,傅老师夫人、著名钢琴教育家洪腾教授回沪教学讲学,巧的是我儿子业余学练钢琴的老师周士瑜教授和洪老师是上海音乐学院的同事至交,由此,我们在漕宝路华美达宾馆有了一次聚会,这样我认识了洪老师,洪老师和蔼可亲,夫妇俩琴瑟和鸣、知识渊博,谈笑间使人感到,和这样的名人、望族之后聚会聊天,话题既严谨朴实又可以海阔天空、心驰神往,一点没有压迫感,他们是那么的和蔼可亲,善解人意。

(图为傅维康教授作者亲切交谈)

      2014年夏,我因公出差宁夏回族自治区同心县,参观了《红军西征纪念馆》。进入展厅,墙上悬挂的傅老师父亲傅连的照片赫然映入眼帘,英俊、睿智,着开国中将制服,下署中华苏维埃国家医院院长。

      今年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北80周年纪念,我们可以去了解傅老师父亲傅连是如何从一个基督医生,经过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成为新中国第一任中华医学会会长、卫生部副部长等,又是如何在“文革”中受迫害致死于秦城监獄,经毛泽东同志批示追认为革命烈士。我曾这样想,长征中如果没有傅连等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救治疾病,中国历史可能会改写,而傅老师从不以此自居。

中共干部子女是这样的、中国的知识分子是这样的。

我崇敬傅维康老师。

(内容来源:二院小朋友何星海)